『随便果』


随便果官网
主页 > 随便果减肥 >

回忆里的那些酸甜,都是随便果的味道

作者:随便果 时间2018-11-07 10:20 阅读次数:

  提到随便果想必很多人都听说过,而我与随便果的渊源就要从很小的时候说起。

  小时候的幸福很简单啊,打弹珠总是打不进洞,没关系,开心就好了。

  跳皮筋总是跳的很欢腾,二八二五六,二八二五七,哎呀,梅熟了,该去摘了。

  小时候嘴馋,老是和小伙伴跑到树林里去看青梅长没长好。

  长好的青梅和叶子的颜色一模一样,躲在树枝上跟我们玩藏猫猫。

  还好我们小孩子眼尖,一找一个准儿,但是我们不会爬树,一群人焦躁地盯着树上的猎物转来转去。

  有一个小孩子试着爬树,好不容易蹬上去一点,又掉了下来,胳膊肘硬是给蹭破一块皮。

  青梅不像粮食,味道酸涩又当不了菜,拿到市集上也卖不了几个钱,所以大人们看到小孩子摘青梅,从来不骂。

  小孩子见大人们不管,更加肆意妄为了,有人不知从哪儿找来一根竹竿,对着树枝就是一阵乱捅,然后梅子就噼里啪啦地掉下来,像天上下的冰雹,到处是哎呦哎呦的声音,不是梅子叫的,是梅子掉下来,砸了大家一脸。

  小时候妈妈们会把橘子、柚子这两种果皮和青梅放到瓷翁里一起腌制。

  偶尔小孩子发烧咳嗽了,妈妈会从床底拿出瓷翁,取一点咸梅给小孩子下饭吃。

  有的小孩子想吃青梅又吃不到,于是假装感冒,好让妈妈拿出青梅来。

  小孩子打开腌青梅的盖子,一边大咽口水一边吃梅子,全然没注意到旁边的妈妈一直在偷笑。

  小时候还有一种零食叫酸梅粉,也是用青梅做的。

  暗红色的酸梅粉装在一个一寸大小的塑料袋里,5分钱一包。

  小孩子很喜欢这种吃食,走在路上、坐在教室里嘴上都要抿一包,有的小孩子嘴馋,一口气买了几十包打算过过嘴瘾,结果连吃几包牙就被酸倒了。

  青梅可以做成很多吃食,甚至可以酿成酒。

  用适量的粮食酒泡青梅,加上一点老冰糖,不用半年,青梅就会泡成黄色,浓郁的酒香里透着青梅的青涩味,浅浅的酸合着淡淡的甜,十分香甜。

  闻到清醇的酒香,小孩子肚里的馋虫就又被勾了起来,他们趁着大人不在家,从酒窖、床底下偷偷拿出泡酒的酒瓶,先用舌尖轻轻舔一下,再举起瓶子小呷一口。小孩子掐准大人回来的时间把酒放回原处,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结果大人刚进家门,小孩子就打了个酒嗝,是梅子味道的。

  中国人对待食物有着无穷的智慧,飞速变化的生活中,古老的传奇依旧在上演。青山绿水,采摘一颗青梅,挖孔去汁,青梅与白糖按一比一的比例,发酵4个月以上,再与现代科技的融合,从不怠慢每一颗梅子。

  把最简单的事情做到刚刚好,就是要诚心恭敬。每位四季优美人都是一个匠人,他们有着最稳定的心,最纯净的灵魂,不惧枯燥和漫长,一生只专注做好一件事。

  随便果现在已经走入了千家万户,被很多人用来招待亲朋好友,每当有人称赞果子的美味与好处时,他们都会把脖子扬得高高的,像小孩子得了小红花一样骄傲。

  你与青梅之间的回忆,又有哪些呢?

上下篇